北京车牌可以继承吗

转载 慧择车牌网_小编  2017-09-19 15:00  阅读 1,110 次
慧择车牌网-代办北京车牌指标转让及北京牌照车辆车务手续服务平台
摘要:

我国《继承法》自1985年颁布实施以来,从未进行过解释或修改,而如今我国个人私有财产已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财产形式也日益增多,如经济适用房、公租房、宅基地使用权、网络虚拟财产等特殊、新型财产,以及因为一些地域政策的原因所致某些特殊物品的极速升值,如机动车限购令所致的价值突升的北京车牌。那么这些新型或特殊财产是否属于遗产范围?可否被依法继承?是立法中也是司法实践中普遍存在的难题。因为篇幅有限,笔者将对北京车牌、网络虚拟财产、农村宅基地使用权等特殊财产的继承问题进行简要剖析。

 

  我国《继承法》自1985年颁布实施以来,从未进行过解释或修改,而如今我国个人私有财产已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财产形式也日益增多,如经济适用房、公租房、宅基地使用权、网络虚拟财产等特殊、新型财产,以及因为一些地域政策的原因所致某些特殊物品的极速升值,如机动车限购令所致的价值突升的北京车牌。那么这些新型或特殊财产是否属于遗产范围?可否被依法继承?是立法中也是司法实践中普遍存在的难题。因为篇幅有限,笔者将对北京车牌、网络虚拟财产、农村宅基地使用权等特殊财产的继承问题进行简要剖析。

一、北京车牌可否继承?

在论证车牌可否继承之前,首先要明确车牌的性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八条“国家对机动车实行登记制度。机动车经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登记后,方可上道路行驶。尚未登记的机动车,需要临时上道路行驶的,应当取得临时通行牌照。”根据此条可知,我国机动车上路行驶必须取得车牌,无车牌则需要取得临时通行证等。究其目的,国家作为社会管理者,需要防范社会安全风险,因此需要通过车牌对个人所有的汽车进行社会识别,在发生交通事故或其他意外时可以找到对应的责任人,从而实现对机动车的管理。

当城市用车人数过多,城市交通发生拥堵的情况下,一些人使用了道路就导致其他人不能使用,城市道路就是一种公共资源。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十二条的规定:“下列事项可以设定行政许可:……(二)有限自然资源开发利用、公共资源配置以及直接关系公共利益的特定行业的市场准入等,需要赋予特定权利的事项;……”据此,公共资源可以设立行政许可,而汽车指标可以说是一种对城市道路交通资源使用权的行政许可。因此,从根本上而言,车牌本身仅是一项对城市道路交通资源使用权的行政许可,而并不具有民法或物权法意义上的财产属性,其并不是一项财产权利。车牌本质上要依赖于车辆存在,并不具有独立性。没有车需要上路行驶,就不需要去申请车牌这样的行政许可,而一旦车辆报废或转让,车牌号码即将被收回。只是由于车辆限购的原因,车牌开始具有稀缺性,继而使其价值不断提升,但从车牌本身性质而言,并不可以继承。

相关案例:

2013年6月北京首例车辆继承案在房山法院城关镇法庭开庭审理。该案中,车辆所有人在特大暴雨中身亡,车辆报废,死者妻子及母亲开始对车牌的争夺。该案最终以和解方式结案,主审法官认为:“该案实际很简单,就是一件遗产继承案,先确认遗产,再明确继承。该案的难点是遗产的确定,车辆是财产,才是遗产,车牌只是一行政许可,不是遗产,也不能继承。故死者妻子继承的是该部车辆,并非车牌,但是其因北京市限购政策规定,车牌成了车辆附加值上最大的价值。车牌是车辆附加的一部分,继承人继承了车辆,也就继承了车牌。若车辆没有报废,继承人可直接将车辆过户给自己;若车辆损毁,但尚未办报废手续,继承人可在继承车辆后将车牌过户,然后再办报废手续,以使车牌发挥最大价值;若继承人继承了该车辆后,就办理了报废手续,该车牌的价值便灭失了。继承的遗产,若可分割便可进行分割;若不可分割,法庭将会根据发挥遗产最大值的原则,判一方所有,一方对另一方进行补偿。”

实务要点:

该案首开车牌不能被继承之司法先例。车牌作为车辆的一部分,应随车辆发生继承,即谁继承了车辆,就继承了车牌。另外,需要注意的是,根据2012年6月交通委给北京市一中院的复函首度明确:当法院出具判决、裁定等生效文书规范的法律关系为婚姻、继承时,市公安交管部门在办理车辆转移登记手续时,依据法院生效法律文书取得小客车所有权的一方,可凭生效文书原件的证明材料,不需要提交已取得的北京市小客车指标文件,车辆原所有人不可因此取得小客车更新指标。简言之,即依据生效的法院判决书、裁定书、调解书等可直接办理过户而无需具有摇号资格,原车辆所有人需要重新摇号。

二、网络虚拟财产可否被继承?

进入互联网时代后,当代人多使用微博、微信、QQ、电子邮件等进行日常沟通交流、信息分享等,通过各种网络游戏进行娱乐,那么在网络空间里遗留的虚拟财产可否被继承?这是网络时代网民们普遍关心的问题。虚拟财产一般是指狭义的数字化、非物化的财产形式,它包括网络游戏、电子邮件、网络寻呼等一系列信息类产品。现实生活中主要分为以下几个类型:(1)账号密码型,如QQ号、游戏账号、微信账号等;(2)信息资料型,如网络通讯录、电子邮件、聊天记录等;(3)信誉型,如淘宝网店登记、个人网上积分下载权限等;(4)虚拟货币型,如游戏金币、QQ农场的虚拟货币等;(5)游戏装备型,如网络玩家获得的武器装备设施等。 目前尚未有专门立法界定、规范、保护网络虚拟财产,仅有文化部和商务部2009年联合发布的《关于加强网络游戏虚拟货币管理工作的通知》。

我国目前虽无相关立法,但司法实践中早已出现多例网络虚拟财产争议。比较典型的有,(2009)二中民终字第18570号于静诉孙江泰合同纠纷案判决中,法院认为:“网络虚拟财具有财产权性质,并且在现实社会生活中具有货币价值,在我国法律未对其交易予以明确禁止的情况下,应对自愿进行交易行为的合法性予以确认”。(2004)二中民终字第02877号李宏晨诉北京北极冰科技发展公司案中,法院认为:“玩家参与游戏需支付费用,可获得游戏时间和装备的游戏卡均需以货币购买,这些事实均反映作为游戏主要产品之一的网络虚拟装备具有价值”。笔者翻阅北大法宝上涉及网络虚拟财产争议的民事案件,法院普遍认可网络虚拟财产具有财产属性,“就合法性而言,法律并没有将虚拟财产定性为非法,也没有禁止虚拟财产的交易行为,而在民法上“法不禁止即可为”,可看出网络虚拟财产具有民事法律中财产的法律属性,同样应受到法律保护。”

明确网络虚拟财产可否被继承,首先需要确定其是否属于可继承的财产范围。根据现行《继承法》第三条规定继承的财产范围为:“(一)公民的收入; (二)公民的房屋、储蓄和生活用品;(三)公民的林木、牲畜和家禽;(四)公民的文物、图书资料;(五)法律允许公民所有的生产资料;(六)公民的著作权、专利权中的财产权利;(七)公民的其他合法财产。”那么网络虚拟财产是否属于“公民的其他合法财产”?笔者认为,财产的合法性应从其取得方式及财产内容上来判断,网络虚拟财产是网络用户通过与网络服务提供商签订服务协议,完成注册、交易、购买等方式享有的,因此网络虚拟财产之取得方式合法。网络虚拟财产之内容源于网络用户与网络服务提供商所签订的网络服务合同。网络用户基于自己的真实意思与网络服务提供商签订网络服务协议,如果网络服务提供商对网络用户提供之服务和合同内容都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那么网络服务合同就合法有效。如网络用户为未成年人,其与网络服务提供商之间签订的网络服务合同也可以通过法定代理人的追认而由效力待定的合同转为有效合同,网络虚拟财产之内容同样也是合法的。

相关案例:

案例一:2012年某淘宝店主猝死,其亲属欲继承其名下的淘宝店铺。该淘宝店铺卖出了几万件商品,收获过万好评,将网店由最低等级的“一颗心”慢慢做到了有口皆碑的“皇冠级”,其苦心经营的皇冠店被淘宝网关闭,因淘宝规定网店不允许转让,且支付宝捆绑了认证人的银行卡和个人信息,且实名认证只能进行一次,不能更改。

案例二:2010年湖南省王先生因车祸去世,其妻子要求腾讯公司提供王先生的QQ邮箱密码以便整理丈夫保存在邮箱中的两人的照片留作纪念,而腾讯公司的管理者认为QQ号码所有权归腾讯公司所有,用户只拥有号码使用权,QQ号码不属于法律上遗产的范畴。

实务要点:

虽然到目前为止,我国缺乏对网络虚拟财产继承的相关立法,但从《宪法》第十三条、《继承法》第一条的规定可以看出,保护公民私有财产继承权的原则为我国继承法的基本原则。司法实践中,从有关网络虚拟财产侵权、合同纠纷的判决中,可以看出法院对网络虚拟财产基本持认可态度。虽无有关网络虚拟财产继承的判决可寻,但足以表明虚拟财产作为新时代财产的另一种表现形式,是网络用户用自己的劳动、时间积累换来的财富,这一点已在司法实践中被确认。故而,笔者认为,网络虚财产可以被纳入合法的可继承财产的范围是未来的立法趋势。

三、农村宅基地使用权可否继承?

农村宅基地一般属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所有,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享有宅基地使用权,但其使用主体一般仅限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内部的成员。农村宅基地使用权的取得一般都是无偿的,具有农民福利的性质。但专属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宅基地使用权可否被该集体经济组织以外的人或者城镇户口的人继承呢?

根据《宪法》第十条:“农村和城市郊区的土地,除由法律规定属于国家所有的以外,属于集体所有;宅基地和自留地、自留山,也属于集体所有。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侵占、买卖或者以其他形式非法转让土地。土地的使用权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转让。”《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二条规定:“农村村民一户只能拥有一处宅基地,……农村村民出卖、出租住房后,再申请宅基地的,不予批准。”《民法通则》第七十四条:“集体所有的土地依照法律属于村农民集体所有,由村农业生产合作社等农业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经营、管理。”第七十六条规定:“公民依法享有财产继承权。”2007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严格执行有关农村集体建设用地法律和政策的通知》规定:“农村住宅用地只能分配给本村村民,城镇具有不得到农村购买宅基地、农民住宅或“小产权”房。单位和个人不得非法租用、占用农民集体所有土地搞房地产开发。农村村民一户只能拥有一处宅基地,其面积不得超过省、自治区、直辖市规定的标准。农村村民出卖、出租住房后,再申请宅基地的,不予批准。”综合我国现有相关的宪法、法律规章等,可以看出目前立法对于农村宅基地买卖、租赁、赠与和抵押是禁止的,但并无对以继承方式取得农村宅基地使用权的规定。

根据2011年发布实施的《国土资源部、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财政部、农业部关于农村集体土地确权登记发证的若干意见》第六条:“宅基地使用权应该按照当地省级人民政府规定的面积标准,依法确认给本农民集体成员。非本农民集体的农民,因地质灾害防治、新农村建设、移民安置等集中迁建,在符合当地规划的前提下,经本农民集体大多数成员同意并经有权机关批准异地建房的,可按规定确权登记发证。已拥有一处宅基地的本农民集体成员、非本农民集体成员的农村或城镇居民,因继承房屋占用农村宅基地的,可按规定登记发证,在《集体土地使用证》记事栏应注记“该权利人为本农民集体原成员住宅的合法继承人”。非农业户口居民(含华侨)原在农村合法取得的宅基地及房屋,房屋产权没有变化的,经该农民集体出具证明并公告无异议的,可依法办理土地登记,在《集体土地使用证》记事栏应注记“该权利人为非本农民集体成员”。可以看出,我国目前虽无立法明确农村宅基地使用权可被继承,但该《意见》至少给实践中因继承取得宅基地使用权办理土地登记提供了支持。从该《意见》可看出,宅基地上所建的房屋属于公民个人财产,是可以被继承的。另外在下述指导案例中,法院对于农村宅基地使用权的继承也是持认可态度。

相关案例:

(2012)忻中行终字第31号薛万田诉忻州市忻州区人民政府土地行政登记案中法院认为:“城镇户籍的继承人因继承房屋占用农村宅基地的,可按规定登记发证。政府宅基地颁证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时,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虽然薛万田是城镇户籍人口,但不能据此丧失对集体土地性质的宅基地使用权的继承权。根据2011年《国土资源部、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财政部、农业部关于农村集体土地确权登记发证的若干意见》第六条:“已拥有一处宅基地的本农民集体成员、非本农民集体成员的农村或城镇居民,因继承房屋占用农村宅基地的,可按规定登记发证,在《集体土地使用证》记事栏应注记‘该权利人为本农民集体原成员住宅的合法继承人’。”所以薛万田对本案诉争宅基地使用权拥有继承权。

实务要点:

无论继承人是否为城镇居民、已拥有一处宅基地的本农民集体成员或非本农民集体成员,都不能因此丧失对集体土地性质的宅基地使用权的继承权。相应登记机关,应当颁发农村集体土地确权登记证。

《继承法》自颁布实施至今,已有三十余年,明显具有滞后性,已经不能完全满足社会的需求。在我国经济迅猛发展的今天,个人财产形式的多样化,新型及特殊财产形式的多样化均要求立法及时更新,以明确可被合法继承的遗产范围。

 

本文地址:http://www.hzchepai.com/1932.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慧择车牌网|北京车牌出租_北京车牌过户_北京车牌指标转让平台的公众号,公众号:18612340803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慧择车牌网|北京车牌出租_北京车牌过户_北京车牌指标转让平台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 慧择车牌网_小编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慧择车牌网-代办北京车牌指标转让及北京牌照车辆车务手续服务平台

发表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